留学生インタビュー

请介绍一下您赴日留学的理由。

我原来是吹长笛的,后来在一本书上看到介绍说尺八是“竹制单簧管”,就对尺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当我知道尺八原来就是“竹制长笛”时,刚开始有点失望。因为“竹制单簧管”要更有异国情调得多。1986年我第一次来日本,在神户一边教英语一边作为兴趣开始练习尺八。我的第一个老师是中村心瞠先生。1年半后我回到澳大利亚,在蒙纳士大学读硕士,学习民族音乐学,决定写有关尺八的外曲目录的论文。为了能够和日本的音乐家交流并阅读有关尺八的文献,我开始正式学习日语。在硕士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为了在东京艺术大学学习尺八,我申请了文部省的奖学金,并且获得了通过。

请介绍一下您在日本留学时的情况。

首先要找能允许外国人住的房子已经很不容易,然后还要找能够每天练习5至8个小时尺八的房子,就更是难上加难。好在我的朋友有纪帮我在东京的根津找到了非常好的房子。在那里住的都是学习三弦曲、日本三弦、吟诗、能乐的人。我的邻居也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我们还是约定在早上9点以前和晚上9点以后都不练习。我在东京艺术大学师从山口五郎先生,另外自己个人还向田嶋直士先生学习尺八。还有,因为上其他的单独课程、演奏会、乐谱费等都需要钱,光靠奖学金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一周还要教一次英语。

请介绍一下您回国以后与日本的关系。

尺八是我生活的中心,现在我也和日本的朋友、老师们经常有交流。回国以后我成为专业的尺八演奏者,90年代自己创作了许多有意思的作品,在日本和书法家、舞蹈家、琵琶演奏者、三弦琴演奏者等一起演出。在墨尔本,我和舞蹈家、演员、诗人们一起演出,还出了许多张CD。最近的7年多,我和住在当地的大鼓演奏者坂本俊范先生一起,进行了以儿童为对象的演出活动。今年我还应邀参加了在纽约举行的国际尺八节,同时也很光荣地受到了横山胜也先生的邀请,在冈山县美星町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尺八演奏者们进行了作曲和共同演出。

请对今后打算来日本留学的澳大利亚人说两句话。

首先,要和你的邻居友好相处!其次,要抓住一切机会,去走,去看,注意尽可能学很多东西。不管是哪一方面的专家,每周都要抽出时间,去学一些关于文化的内容。我每周去坐禅,参观美术馆,参加当地的活动,学习合气道等等。对于那些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无论多忙也要经常保持联系,我认为这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回国之后你会变得很忙。

上传日:2005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