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インタビュー

我在厄瓜多尔出生长大,后来到过美国留学。在追随美国的意识强烈的社会当中,我产生了要了解不同文化的想法。我把我的这种希望向在日本出生长大的父亲进行了表白,经商量最终决定到日本留学。父亲鼓励我说:这不仅可以了解到不同的文化,同时还可以了解到爸爸在日本都经历了些什么,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就这样,我在上大学二年级时,开始了日语学习。

我曾两度到日本留学。第一次是在康奈尔大学念书时,作为AKP(Associated Kyoto Program)的交换留学生到同志社大学读了一年大三。因为在去以前学了日语,所以刚到京都时我能用日语问:"车站在哪里?",可是对方回答什么,一点儿也听不懂。在京都我渡过了非常美好的一年,离开日本时,我的日语有了很大的长进。课程结束后回到美国念大四的这一段时间也仍坚持学日语。后来,返回了厄瓜多尔。

但是,回到厄瓜多尔后,我遇到了挫折。我原以为我的日语已相当不错了,可是后来才发现自己的日语还不够。既然没有完美地掌握好日语,那就等于是毫无收获,我深深懊悔自己的无能。于是,我前往日本使馆,在那里查询到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奖学金制度的有关信息,并在提交申请后被顺利录取。由于上次去日本时的目的是了解日本的文化,所以这一次我决定把重点放在学习商务上。在寻找东京都内的大学时,我找到了以商务研修课程而知名的庆应义塾大学,并作为商学部的研究留学生入了学。在庆应义塾大学学习的一年半期间,一边学日语,一边大体适应了东京的生活。课程本身是最初的半年学习日语,剩下的一年在学日语的同时上专业课。课程结束后,本可以申请进入正式课程拿硕士学位,但因考虑到在美国拿硕士学位更有利,所以就到采用了共同学位制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华顿学院学习了两年,取得了经营学硕士学位。在商学院学习期间也没有中断有关日本与日语的学习。毕业后直到担任目前的职位,一直没有什么与日本接触的机会。

在就任厄瓜多尔的外贸部长后的今天,有很多机会用日语来加深与日本和日本人的亲近感,对此我很满意,觉得终于找到了学日语的价值,那就是作为祖国和日本之间的桥梁,帮助祖国与日本建立友好交往关系。今年,我们在日厄关系上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这是以3月份厄瓜多尔总统访日以及日本参加世界杯足球赛为开端的。诺沃亚总统访日后,我再度接受日本政府的邀请访问了日本。我们正在为加强两国间对话和扩充两国间的贸易机会而进行着努力。

我所认识的原留日学生都对自己的经历抱有非常好的印象。我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对于我们这些出生于西方的人来说,顺应语言与文字完全不同的文化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同时,我们在日本所遇到的许多友人,也对我们外国人非常热情,使我们从身边的人与事观察了解到了日本社会。

我通过留学得到的最大收获是:"首先要理解差异,一旦达到能接受它的时候,就会尊重这些差异。"人一旦能尊重差异,就会体会到,人皆人,人皆有着共同的命运。实际上我们所拥有的共同的价值观要比相异之处多得多。我的目标是,把我幸运地获得的经历告诉更多的厄瓜多尔人,同时向日本人民宣传我的祖国、人民和文化。

上传日:2002年12月5日